晏揚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2月02日02版)
  以市政府名義召開的會議每年不超過15次;以市政府名義召開的會議不超過300人,以部門名義召開的會議不超過200人;市領導在全市性會議上的講話不超過50分鐘,單位代表發言人數不超過5人、每人發言時間不超過8分鐘……近日,廣州市政府辦公廳印發《市政府系統全市性會議(活動)若干規定》,提出嚴格控制會議數量、規格、規模、會期、經費的“五嚴格”要求。(《廣州日報》11月28日)
  文山會海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,近年來不少地方都出台了類似於廣州市這樣的舉措。開會是政府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,政府難免要開各種各樣的會議。但是如果會議過多過濫,以至於文成山、會成海,不僅讓一些部門和官員騰不出時間來辦實事,而且“用文件落實文件、用會議落實會議”的做法,容易讓一些部門和官員養成形式主義、官僚主義作風。在某種意義上,減少文山會海也是踐行群眾路線的一項重要內容。
  嚴格控制會議數量、規模、會期,乃至規定每次講話不得超過多少分鐘,這些舉措初衷良好,也會起到一定的作用,但仍然治標不治本。寫文章講求“有話則長、無話則短”,開會也是一樣。一個簡單的會議拖拖拉拉開幾個小時固然不對,但一個需要較長時間才能開完的會,非得限定在多少分鐘內結束,也可能不符合常理。一切視具體情況而定,才是實事求是的態度。
  文山會海之“標”是文件多、會議多,而文山會海之“本”是什麼?我以為,是政府管的事情太多,沒能很好地實現職能轉變。有些地方政府,還是不肯把一部分權力下放給社會、交還給市場,還是習慣於大包大攬,什麼事情都要管。管的事情太多,會議、文件自然就多,想不沉湎於文山會海都難。
  不妨舉個例子:幾年前,蘭州市物價部門作出規定:市面上大碗牛肉麵售價不得超過2.5元,小碗與大碗差價為0.2元,違規者將受到嚴厲查處。想想看,為了出台這個規定,蘭州市物價部門肯定是開過會的,可能不止一次,也可能發過文件,層層傳達;規定實施後,還會遇到這樣那樣的問題,於是再開會、再發文件……而實際上,像牛肉麵賣多少錢這種事,更應該以市場自主調節為基準,政府不應該將價格干預作為常態來做。牛肉麵限價後出現了分量減少的現象,違背市場規律的限價令並沒有真正落實。
  換言之,政府權力的手伸得太長,產生了不必要的會議和文件。在這種情況下,會議開得再短也是一種浪費。由此觀之,切實轉變政府職能、改變大包大攬的習慣、減少政府管理事項,這才是整治文山會海的治本之策,也是“釜底抽薪”之策。這裡的“薪”就是指政府不該管的事情,把這些事情從政府日常管理中“抽”出,才能減少文山會海。這同時也是給政府管理“減負”,讓政府部門騰出時間和精力管好該管的事情。
  近年來,中央一再強調加快政府職能轉變,“把錯裝在政府身上的手換成市場的手”,並一次又一次取消行政審批事項,其用意正在於下放權力,打造高效率的服務型政府,這才能根本上整治“文山會海”。  (原標題:如果政府伸手過多,就會文山會海)
創作者介紹

和光堂

ry69ryv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